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問題所在

    “這陣法有變!”

    軒清俊俏的面龐在此刻變得難看了下來,聲音幾乎是在牙縫中蹦出來的一般,一字一頓。

    然而還等不急眾人作出反應,山原上靈力涌動,那些原本安靜的符印陡然躁動了起來,一道道冰刃懸浮出現,蠢蠢欲動地上下搖擺。

    不用任何提醒也知道,這道陣法徹底脫離了軒清的掌握。

    咻!

    冰刃沒有絲毫的征兆,轉瞬間便已雨滴般落下,鋪天蓋地對著四人而來,每一道冰刃上都閃爍著令人心寒的冷芒,只怕是靈輪境強者挨上一刀就得見血。

    而這片冰刃雨看這就足有上百道之多,若是被纏住后果難料。

    “散開!”

    牧落陰沉著面孔地低喝了一聲,旋即腳掌在地面上猛踏出一個凹坑來,話音落下的瞬間,身形瘋狂暴退,靈力自腳底噴發而出,爆踏接連不斷。

    在邁入靈輪境之后,爆踏的沖擊力也比先前有了質的提升,幾乎瞬息,牧落的身子已經消失原地,平移一般后撤數丈。

    軒清腳踏符印,爆發出奪目光華,猶如光輪轉動,馱著這道消瘦的身軀飛撤,遠離那片冰刃雨。

    最后是蕭雪和白霞二女,相較于牧落和軒清,她們倒是顯得有些狼狽,但終歸憑借各自嫻熟的身法,依然脫離了險境,到了靈輪境后,伴隨著靈力質的變化,即使身法粗糙,速度上也不會太過于缺陷。

    當然和那些擁有厲害身法的修煉者比起來,自然沒法一概而論,避開眼前的危機,倒不成什么問題。

    塌塌。

    四人迅速撤退,而就在他們剛剛逃離那片區域的時候,漫天的冰刃直接掠下,將他們面前的這片山原生生插成了一片刀海。

    刀海里恐怖的波動肆虐悸動,甚至仿佛連寒氣都變得鋒利起來。

    而且不僅如此,最讓得眾人面色難堪的是,他們能夠感覺到,那滿山遍野的陣法符印,也是逐漸從那平息的狀態中,隱隱躁動了起來。

    顯然這道威力駭人的三品陣法,開始發揮其功效來了!

    “你怎么回事?成心害我們的不成?”

    蕭雪美眸怒瞪,喝道:“這下好了,陣法被激活,咱們要涼了你就滿意了是吧?”

    先前那些冰刃躲閃起來已經足夠勉強,但這顯然只是陣法的冰山一角,接下來徹底運轉起來的三品陣法,必然更加恐怖。

    而聽得這話,軒清的臉上也是寫滿掙扎之色,明明自己的控制得沒有任何差錯,怎么突然這陣法就脫離了掌控呢?

    以他的理解,實在是難以想通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究竟是什么情況。

    “你們看,那是什么?”

    就在軒清百思不得其解之際,邊上的白霞卻是驚呼一聲,眾人隨著她的視角看去,只見得在那片山原的最前方,高聳的山壁之上,一道龐大的模糊軀體正立在頂峰處。

    山峰處,霜寒猶如利刃呼嘯,那尖嘯的聲音仿佛是連空氣都被切割。

    然而這些讓得人心驚肉跳的霜刃落在那道龐大身軀上的時候,似乎連一絲影響都沒能造成,便是被反震得粉碎。

    吼!

    震耳欲聾的嘶吼聲響徹回蕩,咆哮聲沖擊開來的一瞬間,周遭的雪山都隱隱發顫,有著山崩之勢,山原上橫插的冰刃也破裂開來。

    當這對于牧落等人來說是龐然大物的軀體仰天長吼的時候,無需說明便知曉,這玩意必然是一只冰霜巨獸了。

    而且看其那副強橫的姿態,以及肆虐開來的波動就能夠察覺,這只冰霜巨獸的實力必然不弱。

    甚至有可能,它就是軒清口中的那只守護在此的冰霜巨獸,畢竟靈獸的壽命便是人類的上百倍之多,這些冰霜巨獸想來也相差不多。

    但眼下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這頭冰霜巨獸顯然來者不善,再加上他們身處陣法,情況可以說相當不妙了。

    “別慌,縱使這頭畜生再厲害,但其距離我們足有千丈之遠,威脅實在有限。”

    “而我們現在需要解決的,是這道陣法,只要解決了這個麻煩,我們便能進退自如,至少安然撤退不成問題。”

    望著眾人的慌亂,牧落卻還是冷靜得很,眉梢微皺間點出了問題的關鍵。

    三人聞言也是點點頭,只是面前的陣法要如何解決,卻是難倒了他們。

    這“萬冰雪”本是三品陣法,一旦運行起來連靈輪境頂峰的強者都應付不來,雖說如今陣法威力不及頂峰,可依舊頗為強悍。

    所以說想要破解陣法,太過于困難了。

    “麻煩了”

    牧落皺著眉頭沉思,雖然他嘴上說得輕松,但想做到這些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特別他對陣法還一無所知。

    盲人摸象好歹都還有觸覺,可讓一個不懂得陣法的人去破解三品陣法,哪怕這道陣法有著缺陷,那也決計是在天方夜譚。

    唯有符印師,放才能夠有著破解陣法的能力。

    所以,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看向軒清,在場的,只有他一人是符印師,盡管蕭雪和白霞對這家伙的能力深表懷疑,但此刻也只有相信一手了。

    而軒清也是心領神會,當即雙目微閉,修長的指尖在胸前飛速結印,周身一道道符印浮現出璀璨的光華來,星空般的顏色將軒清襯托得脫俗似。

    周遭的山原冰雪飛舞,漫天的冰雪不斷凝聚,隱隱在半空中有著再度凝成冰刃的趨勢。

    顯然若是不解決掉這陣法,冰刃便會無休無止地襲來,而且那等威力,只怕是會越發強大。

    吼!

    與此同時,遠處山崖之上,那頭龐大的冰霜巨獸也是嘶吼著,獸抓踏破石壁,狂暴而來,即便距離遙遠,牧落都感覺到那陣壓迫感。

    這頭冰霜巨獸對于他們這幾位不速之客,看得出是十分的不爽,這里是屬于他的地盤,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有人敢來入侵,沒想到今天一來就是四個。

    它很憤怒,所以它要用鮮血來鞏固自己的地盤。

    咻咻。

    伴隨著冰霜巨獸的接近,山原上的冰風則是更加劇烈,猶如是在歡迎這頭巨獸一般。

    在冰風之中,無數道細的冰刃肉眼可見,那鋒利的冰冷弧度,讓得牧落等人都是不得不以靈力附著體膚,這才不會被冰風所傷。

    但即便如此,疼痛感還是不可避免地降臨,而且冰刃愈發猖獗,他們的抵抗也在逐漸轉變為掙扎。

    “不對勁。”

    牧落咬了咬牙,俊朗的臉龐不由抖了抖,好像伴隨著這頭冰霜巨獸的接近,這方陣法的威力也在飛速提升,現在就是他抵抗起來都很是困難。

    一旁,蕭雪喘著氣嗔道:“不對勁個頭,快來幫忙,不然要撐不住了!”

    在她身后,白霞額頭上同樣香汗不少,她們兩個將軒清護在后方,后者由于需要專心破陣,她們還得保證他不被打擾。

    這讓得本就不支的靈力,更加缺乏,若不是牧落在前面擋去大半冰刃,恐怕她們早就失守了。

    嚓。

    牧落手掌上火焰爆涌,數不勝數的火花飛濺而出,與那襲來的冰刃相觸,頓時一片水霧翻騰,那些冰刃直接被消融開來,而那火花也是在水霧中熄滅。

    牧落的身子后撤兩步,手掌上翻騰著的火焰都縮了許多,他的靈力同樣開始匱乏了。

    碰!

    就在這時,一道冰刃以迅雷之勢飛射螺旋,牧落雖說反應了過來,熊熊火焰旋即在身前凝結成一面火墻,但那強橫的力道仍舊是將他的身子拋飛,最后將一道冰柱撞得細碎。

    “牧落!”二女同時投來焦急的目光。

    而在二女凝視的視線之中,牧落倚著冰柱,眉頭微抖,凝重開口。

    “這陣法的變故,和那冰霜巨獸有關!”
其他書友在看:幻世妖獸錄靈霄之門虎賁巾幗傳陽光下的諾言最終任務刀劍之新生英靈非正常格里芬指揮部王七年史亙古之秘行者蘇生
国际麻将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