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萬劍門再現

    “統領,那我們呢?也要跟著進城嗎?”離然問出心中的問題。“我們的糧草還能維持多久?”葉輕云反問道。“隨身干糧艱苦一點的話吃上個一周沒有問題,其他糧食草料都是由步兵押運的,不過現在正值春季,附近又多草地,草料的話應該可以自力更生。”離然回復道。“那就暫時不要進城了,我們的優勢在于騎兵的機動,若是入城,只能被動防守,反而與我們不利,這段時間我們就在蘭陵城的外圍伺機而動吧。”葉輕云分析道,“等會把燕子虛交給書生他們,一起押往蘭陵城。”

    從山崖上撤下來的御林軍士兵在得到戰馬后,兩人共乘一騎向蘭陵城撤去。倪術術在隊伍的最后騎馬走到葉輕云身邊,神秘悉悉的說了一句,“大哥,你們也一起入城吧。”葉輕云微一錯愕,轉而笑了,“書生可是想到了什么妙計?”倪術術哈哈一笑,“知我者莫若大哥也!走,我們邊說邊聊。”

    隨著一陣陣塵土飛楊,燕回帝國剩余兩大軍團的騎兵還是追了過來,看著葉輕云率領的騎兵部隊紛紛進入了蘭陵城,司空暢終于松了一口氣,“看來這御林軍的統領也不過只有三板斧的威力,只要進了這城池,他們就插翅難飛了。”“話是這樣說,但皇子在他們的手上,我們始終要顧忌啊!”田豐感嘆道。

    蘭陵城中,“大哥,據索星營這段時間的查探,發現了秦槚他們當時在城中突然消失的原因,原來是在護國將軍府中有一條通往郊外樹林的密道。”倪術術將天下地形圖放在桌案上,“大哥請看,這座樹林在城北五里處,其外側就是一處廣闊無比的平原,但是它的地勢要比四周低了很多,而在平原的東側一里處則是洛水河,此河地勢、水勢都很高,往年汛期經常泛濫成災,帝君還曾專門派人修建了堤壩。”

    葉輕云眼前一亮,“此計若成,則可一戰功成,燕回帝國將沒有再戰之力,但此計有違天和啊!不過這也怨不得我們,燕回狼子野心,就讓他們嘗嘗天罰的滋味吧!”

    “既如此,我就安排蕭沛帶上兩萬人去開鑿幾道溝渠,待時機成熟,我們就從密道出發,將燕回三大軍團一起引過去。”倪術術看了看身旁的皇甫玨和蕭沛。“二哥,是不是又有什么艱巨的任務交給我?”皇甫玨挺直了胸膛,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倪術術沒有搭理他,怎么早沒看出這家伙還有戰爭狂的傾向?蕭沛拱手一揖,“但憑倪統領吩咐!”

    “離然,云汐城一戰損失了多少弟兄?”葉輕云走到城墻上,士兵們紛紛行著軍禮,眼睛里似乎有著別樣的光芒。直至此刻,在贏得少許喘息的機會下,離然才騰出時間去清點了一下人數,回來后,臉上帶著些許悲傷,“稟統領,一共有流光營六百五十二名輕騎兵兄弟戰死,一百多人輕傷。他們大部分都是死在弓箭之下。”葉輕云突然變得安靜下來,許久后才幽幽嘆息道,“我把他們帶出來,卻沒有把他們平安帶回去。我該怎么面對他們的父母妻兒?又怎么面對他們對我的信任?”“統領,自古就有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之說,兄弟們自成為御林軍以來,從來沒有一時一刻后悔過,你們三位統領,在我們心中的地位就如同神一般!像這樣的勝利,亙古未有過,請您不要自責了!”離然躬身道。“為統領效命,為帝國效忠,我們無怨無悔!”周圍的士兵紛紛附和著。

    一個多時辰后,步騎兵匯合到一起的燕回三大軍團終于姍姍來遲。蘭陵城的四周與云汐城不同,四個城門間沒有阻隔,御林軍想重施故技也是不可能。三大軍團之一的金木軍團在經過兩次折損之后僅剩兩萬余人,只能暫時聽命于其他兩大軍團,司空暢與田豐商量之后還是決定先圍城,但若說攻打,恐怕一時半會是沒有機會了。自己家的皇子還在人家手里,若是把人家惹毛了,撕了票,那就什么都別提了,直接提著自己腦袋回去面見帝君就行了。

    凌晨三更時分,蕭沛帶著飛火營的一萬將士悄悄出現在遠離燕回敵兵的背后樹林中,這次他們的裝備有些不同尋常,除了腰上別著的劍外,有的背著鋤頭,有的扛著鐵鍬,還有的舉著開山斧和大錘,悄無聲息的向著北方的洛水河畔跑去。

    “報告統領,城外又有人來罵戰!他罵我們是縮頭烏龜,還有說你們三位統領是嘴上沒毛,乳臭未干……”葉輕云也不知道是收到第幾次匯報了,只是他依然穩如泰山般的閉目養神。皇甫玨在一旁暴跳如雷,“誰說老子嘴上沒毛了?老子?哎?我的胡子呢?大哥,你就派我出城迎戰吧,看我不撕爛他的嘴!”“這幫人也真是自不量力,不敢攻城就跑來罵戰,論罵人我倪術術怕過誰?”倪術術似乎也有些忍耐不住,看似已經在爆發的邊緣。

    蘭陵城西城門外,兩個騎著馬的人影向凡戈軍團的營帳快速靠近著,奇怪的是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只有司空暢冒著冷汗看著遠處的來人,“這個小姑奶奶怎么來了?”待來人走到近前時,司空暢立馬卑躬屈膝道,“臣參見翎公主。”“少來這套,我哥哥在哪?是不是就在蘭陵城中?你們不救,我自己去救!”此人正是燕回帝君的女兒燕子翎,也是燕子虛的親妹妹。說完就催馬直行跑去了城門前叫陣。“快去保護公主!”司空暢嚇得魂都要出來了,這剛被抓走一個皇子,如果公主再有什么損傷的話,估計自己就是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他無意間瞥了一眼身邊的另一位老者,“啊!您是……萬劍門掌門!”老者輕哼一聲,“正是老夫!”
其他書友在看:魅影鬼緣烽火浮萍攻略秦始皇的日子一陸巔風軍少花式撩:影后,要落跑!我的大晉王劍仙到此一游那些年一起修真的日子大域靈主末世之位面商店
国际麻将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