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白衣出世

    看到這一幕,簫劍生毫無同情心的笑出了聲。

    再看神箭羽,血涌頭頂臉色漲紅,束發掙斷長發凌亂,他腳下的船板發出了像老鼠啃木板的刺耳動靜,剛才的傲然已不再,顯然身心正在經受著某種某大的壓力。

    幾息后,神箭羽一臉的不可思議,雙目失神的望著簫劍生,嗓子里發出一連竄耐人尋味的聲音。

    嗖的一聲,一枚箭頭擦著神箭羽的臉而過,在他還算俊俏的臉上劃出一條血痕,箭頭穿透了整首樓船激射入海,好在此時是晚上,船頭之上沒有其他人,這種動靜也被大海的咆哮聲遮掩的傳不出去,不然這船主還不的心疼死。

    神箭羽終于緩過神來,擦了一下臉上的血跡,吃驚道:“好強大,簫兄弟可知這是那位前輩的手段?將來從借兵山返回,神箭羽定當前往無極宮領罪。”

    簫劍生抿嘴笑了笑,突然想起了瞎子黃放翁,至今那三招劍式已經滾瓜爛熟,但那本劍譜還未還,不知道黃老祖有沒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罵過他不守信。

    簫劍生笑道:“羽兄沒必要知道,那位前輩本就無心要的命,不然剛才那枚箭頭就穿過了你的頭顱,如此只不過是給你一點小小的警告,羽兄有心便可,若真去領罪,說不定那位前輩一下子后悔了怎么辦?”

    神箭羽尷尬的笑了笑,沖著簫劍生抱拳道:“簫兄弟說的在理,想必那位前輩也是位性情清淡的人物,應該不喜歡被人打擾。”

    簫劍生點點頭,說道:“確實如此,那位前輩喜歡面對黑暗。”

    樓船頂著清月乘風破浪而行,不知不覺已經是深夜。

    夜風之中,簫劍生和神箭羽相談甚歡,一直到那輪明月繞過中天,西沉而去,倆人經過小半夜的接觸似乎挺投緣,慢慢的談吐越來越自然,頗有些相見恨晚。

    這一夜,兩人從廟堂談到江湖,著實讓簫劍生沒少增長見識,他還從神箭羽的口中得知,他還有個劍癡妹妹就在樓船內,此次前往借兵山正在的目的也是為了陪著妹妹而來。

    天色快亮起時分,神箭羽讓簫劍生稍待片刻,轉身離開,此時海天之間,已經出現了一個島嶼的輪廓,如果按照這個速度,一天之內應該能趕到那個島嶼,而這也是這次出行的必經之地,樓船需要靠岸清理船底,全船幾百乘客也需要借著這處海島修整一下晃晃悠悠的神經。

    很快,神箭羽領著一位臉色清淡的少女走了出來,可能是出自極北之地的緣故,少女的肌膚略顯的有點粗糙,但長相不俗,有股子大家小姐的氣質,尤其是那頭秀發編織的小辮子。

    少女似乎是剛睡醒,眼神朦朧,一路上挽著神箭羽的手臂緩緩而行,長裙在海風中大起大落,當看到前面有人時,略微正了正身子,雙眼凝神瞅來,卻是一對五彩的眸子,甚至稀缺。

    簫劍生和少女對視了一眼,在感受到那雙五彩眸子中的冷淡后,識趣的收回了視線,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也不知道如何招呼,只是大大方方的沖著神箭羽和他妹妹二人行了個禮。

    神箭羽似乎和簫劍生熟絡的已經不拘小節,輕輕的拍了拍自家妹妹,說道:“給簫兄弟認識一下,自家舍妹神箭寧,自幼酷愛劍法,癡于劍道,以后簫兄弟直呼寧兒便可。”

    簫劍生別別扭扭的喊了一聲“寧兒早”,再沒了下文。

    神箭寧清冷的聲音回應道:“聽哥哥說,簫兄來自西荒無極宮?”

    簫劍生點頭稱是,他本以為神箭寧會對無極宮夸贊一番,畢竟如神箭寧這個年齡的修行者應該仰慕無極宮這個龐然大物才對,不料,神箭寧撇了撇殷紅的小嘴,笑道:“世人都說無極宮千好萬好,藏龍臥虎,但寧兒卻覺得無極宮空有其名而已。”

    神箭羽悄悄的瞪了妹妹一眼,用眼神示意她小心說話,但神箭寧卻看著神箭羽說道:“寧兒只是實話實說,去年家族不少族老建議寧兒去參加無極宮大考,寧兒覺得根本沒有必要,寧兒的劍在心中,在眼中,而他們的劍只是在手中,兩者無法相融,也便無法相近。”

    簫劍生下意識的瞟了一眼神箭寧,雖然不是很認同對方的話,但第一次見面還沒必要針鋒相對,況且他也不認為自己是純粹劍修,對劍道的理解不是很深刻,便準備沒有插話。

    不料,神箭寧輕笑一聲,看著簫劍生說道:“簫兄以為寧兒說的如何?”

    簫劍生皺了皺眉頭,正色道:“兒不嫌棄母丑,我自出身在無極宮,自然會念及無極宮的諸般好處,至于寧兒姑娘說的那些,不想做任何評論。”

    似乎這一回答很符合神箭寧的胃口,少女盯著簫劍生看了片刻,認真道:“至少武榜十人,沒有無極宮一人,而且寧兒也不曾聽過無極宮那個年輕輩敢在江湖上嶄露頭角,當然,除了簫兄你名聲在外。”

    簫劍生知道神箭寧話里有話,這讓他覺得很是不爽,而且他也不喜歡神箭寧的說話語氣,便主動退后幾步,準備離開船頭位置。

    就在他準備轉身時,神箭寧冷笑道:“聽哥哥說簫兄也修劍。”

    簫劍生平靜道:“是用劍,非修劍。”

    神箭寧冷冷道:“可否容寧兒見識一下簫兄的手中劍。”

    神箭寧那雙五彩的眸子說話的時候,一直都盯著簫劍生的臉,這讓簫劍生別扭的同時,心底已經升騰起了戒備。

    神箭寧雖然說話時的神情帶著對無極宮一絲輕蔑,但這還不足以讓簫劍生產生戒備心理,無極宮如何,他僅僅入宮一年時間,自然不敢妄加評斷,只是蘇神箭寧提到“武榜”二字,簫劍生的臉色忽然冷了下來,他感覺神箭寧似乎已經知道了江湖令的內容。

    簫劍生神箭寧冷冷道:“道不同可以不相為謀,劍不同也是一樣的道理,告辭。”

    簫劍生轉身而去。

    但他剛走幾步,就感覺束在黑袍內的虬龍長劍發出了陣陣劍鳴之聲,簫劍生猛然轉身,迎著神箭寧五彩的眸子看了過去,只見對方嘴角掛著一絲濃濃的冷笑。

    簫劍生對著神箭羽冷笑道:“家妹好古怪的性子,如此劍癡便可以稱作癡兒了。”

    雖然這話充滿了冷冷的嘲諷,但神箭羽面帶微笑沖著簫劍生抱拳道:“簫兄莫怪,家妹確實太癡迷劍道了,如果簫兄愿意賣神箭羽一個面子,還請出劍,讓家妹開開眼。”

    簫劍生果斷搖頭而去。

    只是在他快接近那處通往樓船內部的樓梯時,忽然大海之上起了一陣風,狂風怒吼,卷起千重浪,整首樓船猛然偏向了一邊,此時海面之上靠近樓船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漆黑的漩渦,漩渦之大足以吞沒幾十首這樣的樓船,船體傾斜著向那個恐怕的漩渦而去。

    簫劍生下意識的停了下來,在他的感知下那個漩渦之上正浮著一柄長劍,最初他以為這是神箭寧在用一些手段逼他出劍,但很快他便意識到了不是那么回事,這一劍至遠方而來,沿路上還留著長劍的劍氣。

    情況緊急,樓船離著漩渦越來越近,已經有不少人沖上了甲板,緊緊的靠在圍欄處看著那個黑漆漆的漩渦,有的人臉上已經顯出了驚恐之色,開始哭爹喊娘的驚叫起來,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快步沖到船頭位置,看了眼那處漩渦和那柄長劍,忽然喊道:“不知是那位貴客驚動了南國安公子的劍,務必速速下船,我等可不陪著葬身大海。”
其他書友在看:一箭傾心之落難皇帝不如雞孤石傳說帝王圣戰錄源少心頭寵:呆萌嬌妻自己寵泰國異聞錄來自于新世界的呼喚奧特曼創世傳奇秧秦裳武林人士形象經紀事務所小小滅妖師
国际麻将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