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設計脫身

    “江湖很大,我只是其中普通散客,日后你入了江湖,會有更精彩人生。”

    陳元婉言勸說道。

    隨后不再看少女,而是看向傅天星低聲說道。

    “傅大人,我有一事想要找你私下了解,不知可否告知!”

    “我們去里面。”

    傅天星對剛才陳元拒絕和勸說傅清池的舉動,心生好感,沒有猶豫,直接說道。

    里面廂房離眾人并不遠,這對于可以耳聽八方的江湖武者,尤其是真氣境高手來說不算什么,但陳元知道無人會偷聽。

    “在下與展風捕快乃是好友,他知道在下游歷南國,于是托在下如果遇上傅大人,問一下大人當初真武弟子被殺之事,你到底帶走了什么線索,為何帶走?”

    陳元想著托詞說道。

    “展風捕快果然名不虛傳,心思縝密,能夠發現那些隱藏線索,想必是再回去查探與真武弟子同歸于盡的江湖人尸首時,發現我帶走那些線索。”

    傅天星說道。

    有著救命之恩和剛才的信任,傅天星沒有懷疑,直接對陳元說起當初之事。

    “當初我奉國君之命,負責真武弟子被殺一案,因涉及到真武道宗,天下武道巨擘,我不敢松懈。

    不管是案發地點,周圍人供詞,死者背景與真武弟子恩怨等等,我一一調查,沒有發現任何疑點,就跟現在定下的案件原因,沖突一模一樣。

    但是,隨后我發現有人盯住我府內,讓我察覺,于是感覺到案件有隱秘,不是表面這么簡單。

    于是我跟展風捕快一樣,回頭前去調查殺死真武弟子的江湖人尸體。當時已經定案,我把尸首帶走短時間不會讓人發現。

    可是,沒想到我帶回去的尸首,剛停留兩日,那尸首發生了變化。”

    陳元察覺到傅天星話語變得沉重,知道線索恐怕就在這尸首上,也沒打斷,繼續聽他說道。

    “那原本只是正常尸首,那一日等我叫仵作再去驗尸時,突然發現尸體外部皮囊完整,但里面血肉全部消失,猶如被什么吞噬了一樣,只剩下肉糜。”

    魔功!

    陳元聽到這里,瞬間想到一種可能。而且這種尸體呈現的特征跟一直流傳的餓鬼道魔功十分相似。

    {}/  沒想到他被陷害也是跟此有關,現在一下子事情明朗許多。

    之后只要得到尸體線索,然后確認國師是否修煉魔功,就基本可以斷定真武弟子被殺之事,跟他有關,或者就是他派人所為。

    即便那尸體并非魔功導致,而是其他情況,那國師府上出現同樣尸體,國師也絕對脫不了干系。

    等待他說完之后,陳元出言問起他尸體之事。

    “當時我已經看出端倪,謹慎起見,我換了尸體放回去,之后果然發生意外,尸首被燒,于是我令人把尸首放置在忠心家仆荒廢院中,埋于地下。”

    之后傅天星把具體位置告知陳元。

    得到藏尸地點之后,陳元心中一笑,終于輕松下來。

    等到之后前往南國都城,把查到的線索,幕后之人,告知張師叔,就可完成掌門交于的任務。

    就不知張師叔他們是否已經到了南國都城?

    陳元心中灑然一笑。

    收斂思緒,回到身前,看向窗外,無聲說道,現在只有外面眼前障礙。

    不在思慮其他,陳元凝神盤膝而坐,運轉真氣,調整自身,調息恢復之前消耗,做著準備。

    外面天色漸漸降臨黑幕,山莊內微弱燭火亮起,門窗緊閉,擺出正常該有的謹慎防備模樣,讓外人看不出異常。

    隨后,計劃開始,屋內傅天星斥責朝廷,痛罵國師之聲響起,身形倒影在窗紙,舉止動作異常憤怒。

    扮演動靜吸引住外面之人,傅天星等人趁機從密道中離開。

    等待他們離開后,扮演并未停止,又過了一會后,才恢復平靜。

    外面之人之前想要嘗試靠近查探之時,陳元的感知比之前又提升很多,他們舉動都在陳元感知之下。

    等待他們靠近,陳元估量好距離,在他們看得見又看不清之際,一一出手打斷他們查探。

    來回試探,兩三波之后,再無人前來。

    直到天色亮起。
其他書友在看:借陰命有閑法師我不是大仙尊啊創世浮塵記荼蘼,花正開!等時光迎來冬天極致隱婚:總裁大人被逼婚未知神皇情深緣淺:金主大人很傲嬌喜歡你,了不起
国际麻将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