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9章都無辜都不無辜(感謝全體黑粉+更)

    “對了,我這有張照片是我跟她一起照的,你來了就給你吧。”

    大媽從柜子頂上取下個大盒子,里面有相冊。

    那年代還是黑白照,是大媽跟穆菲菲打牌時拍的,倆女人并排坐著,擺著具有時代氣息的造型,芊默一看就呆了。

    陳百川刻意毀掉一切關于穆菲菲的回憶,照片什么的都毀了,親戚們也是,所以穆菲菲年輕時的樣子芊默都不記得了。

    “是不是跟你很像啊?所以我一看到你就知道,我這錢有著落了”大媽摸摸兜里剛收到的錢,踏實呦。

    就連小黑都有點意外。

    照片里的穆菲菲就是芊默現在的樣子。

    除了發型不太一樣,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氣質什么的都有點像。

    那時的穆菲菲還帶了點青澀,剛結婚沒幾年,還沒沾染現在的市儈俗氣。

    小黑嚇得一激靈,下意識看芊默的眼睛。

    就怕乖乖剛好的眼睛又刺激看不到了。

    芊默之前還能用氣質安撫自己,覺得她和那個女人是有本質區別的,可一看這年代久遠的黑白照,腦袋空了。

    原來穆菲菲也有這么干凈的時候

    大媽不知道芊默受到的刺激,隨口說道。

    “雖然偶爾她也把你扔公園里讓你自己散養,但那都是跟你奶奶和父親置氣,她心里也苦,一個女人要養家糊口還得不到尊重,她那幾個妯娌又總是拿她沒有兒子說事兒”

    芊默有些失落自己這次沒得到想要的,卻又聽大媽自言自語道。

    “她還想帶你一起走,都到火車站了,可惜被你家親戚發現了所以你也別恨她了,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她也不是不關心你——”

    “你說什么?!”芊默抓住這句重點,上前一步抓著大媽的手腕,激動地問。

    大媽嚇了一跳。

    小黑拽著芊默,示意她穩住。“這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們當年的老鄰居都知道啊。菲菲走了三天后,據說又偷著溜回來了。”

    潛入陳家,帶走了芊默。

    “她是要把我賣到山溝嗎?”芊默問。

    大媽驚訝地看著她,“你怎么能這么想?你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怎么能那么狠心?哦,我想起個事兒,她絕對是要帶你一起走不是賣你。”

    穆菲菲溜回來后,給芊默收拾衣服玩具用了一點時間,以至于被提早下班的陳家親戚發現了。

    親戚一路尾隨穆菲菲和芊默到火車站,看穆菲菲要買票了,想要抓穆菲菲,穆菲菲只能丟下芊默和包裹跑了。

    這件事芊默一點印象都沒有,她刻意封閉了一些記憶。

    從她有記憶開始,她就是被媽媽不要的孩子,所有人都對她那么說。

    甚至有親戚以為她小不記事,趁著陳百川不注意對芊默說,你就是個壞孩子,所以你親媽都不要你——有的大人嘴就是那么賤,總是說一些無意義的話,看孩子哭能夠得到極大的愉悅。

    統稱,心理扭曲。

    從大媽家出來,芊默就跟丟了魂似得。

    她終于知道穆綿綿為什么瞞著她了。

    從陳百川的角度看,穆菲菲給他的恥辱是一生難以抹去的,他恨穆菲菲,希望女兒也延續這份仇恨。

    可能潛意識里,也帶了點未知的小恐懼,擔心女兒知道這件事后,怪他當初沒有放她跟母親一起走,畢竟父女倆曾經有很多年感情不合。

    車都開出去好半天了,芊默還直直地看著那張老照片。

    原來,穆菲菲也不是一開始就那么壞。

    原來,穆菲菲也不是一開始就不想要她。

    原來,她走了三天后還曾回來想帶她一起走。

    眼淚就那么一顆顆地落下來,掉在照片上,模糊了視線,也模糊了她兩輩子的仇恨。

    “該換季了,我帶你買衣服去。”小黑看她實在傷心,想盡一切辦法轉移她的注意力。

    何以解圍,唯有買買買,小黑下定決心,要給車后座堆滿,勢必要讓她忘掉心里的難過。

    芊默根本沒聽進去,行尸走肉般茫然地被小黑拽著進了商場。

    女裝區要坐扶梯上三樓,芊默站在扶梯朝著二樓看,二樓童裝區,透過透明的圍欄,可以看到一家人在爭吵。

    年老的女人抱著三兩歲的孩子,跟二十多歲的女人爭吵,吵什么聽不清,卻見那年輕女人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單子,扭頭就走了,氣得老女人嗷嗷喊。

    “小孩長得快,買這么多干什么!”

    “我賺錢,我就愿意給我閨女花!”

    電梯已經快上樓了,芊默聽到這段對話,腦子里突然涌出好幾個片段。

    她坐在炕上,抱著新塑料娃娃看奶奶跟媽媽吵架。

    那時候的娃娃都是塑料的,三十多厘米,胳膊腿可以動,誰要是有一個這個,簡直是全街最靚的崽兒。

    奶奶對穆菲菲咆哮。

    你給她買玩具干什么,浪費錢不會過日子。

    穆菲菲不甘示弱,她賺的錢,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老太太上前奪過娃娃用力摔在地上,塑料娃娃的頭破了個大洞,穆菲菲跟老太太動了手

    這件事芊默記得也不太清楚了。

    可能就是因為這事兒陰影太大,導致她長大后對娃娃類的東西都不感冒,更喜歡玩樂高。

    孫老太的話回蕩耳邊。

    “是因為花錢,她好像買了什么很貴的東西,她家老太太說她敗家了,她就生氣了,說都是她賺的為什么不能她花”

    電梯已經到頂了,芊默還發呆,還好小黑手疾眼快拽她上來才沒摔,再看芊默,紅著眼一副頓悟的樣子。

    “她是因為我才離開的。”

    三天回去接芊默,這并不是陳百川要隱瞞的事兒,因為給芊默買娃娃跟婆婆置氣才走,這才是陳百川不愿意回想的。

    芊默不直接問穆綿綿和陳百川,就是怕讓二老回想當年往事難過,沒想到真相被翻出來,難過的是她。

    她以為天真的童年里,原來有穆菲菲的委屈淚。

    “不怪你。”小黑不知道她所想,猜她是想起了什么。

    芊默搖頭,“不,就是怪我。我想起來了,當初我為了要那個娃娃,我躺在地上打滾,我還拽她裙子,我還抱著柜臺的娃娃不撒手”

    是她,都是她。

    。
其他書友在看:在陰間混日子庶女翻身:一品皇子妃八零嬌妻是神醫亂世雙姝,別太寵江湖稱霸:腹黑公主奪得霸清總助,請多關照大功德簿陸少的心尖寵妻媳婦不要太傲嬌云雨幻戀
国际麻将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