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直搗黃龍

    “為什么要殺了他們,你明明說只是打敗困住他們就可以了,為什么要這樣?”

    “呵,別天真了好嗎?”

    夏洛皺著眉地看了江文一眼,對于他的善良也有些無可奈何。

    雖然江文不知道其中的隱情,也不知道克里夫參與了綁票公主,但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就不要這么婆婆媽媽的心慈手軟,或許,這就是正派角色吧。

    想了想,他還是解釋了一句:“我們只有三個人,你告訴我怎么在不殺人的情況下俘虜他們,更何況他還是我們救公主的重要籌碼之一。”

    “救公主?”

    江文突然瞪大了眼睛。

    夏洛點點頭,推開他緊抓住自己的手后,道:“劫匪讓你們在卡森城大教堂交易,可你想沒想過,卡森城大教堂是什么人隨隨便便都能利用的地方嗎?如果沒有地頭蛇的保護,劫匪會選擇在那里進行交易嗎?”

    “是了,我怎么沒想到,這個大教堂就跟我們的佛寺一樣!”

    “你當然想不到,因為這里是美國!”

    “美國……”

    夏洛頷首,隨后不再搭理有些想通的江文,轉過身,捆綁住暈過去的克里夫警長并把他扔到了一匹馬上。

    這時夜星花朵也趕了過來,她剛剛又殺了一個白人警察,所以這會心情很好,過來后很自覺地就把剛才被羅伊放棄掉的那些馬匹收攏在了一起。

    夏洛牽著馬對她比劃了幾下,又指了指跟在她身后的那些馬匹道:“你帶著這些馬離開這里,這些馬都送給你們部落。”

    “啊啊……”

    夜星花朵笑的很燦爛,對于他的報酬很滿意。

    雖然這是事先就商量好的,但當這些健壯的馬匹真的交到了她手上時,她還是不由自主地由衷感到開心和高興。

    ……

    時間過去很久,卻不見警長克里夫派人回來報信,豪爾思市長有些狐疑,也越發的懷疑是不是克里夫察覺了他們的計劃。

    而且這一次的刺殺實在是太過于巧合,也太過于草率了。

    只是引起了一陣sao an,并且克里夫也沒有受到什么真正的傷害,難道真的是他自導自演的?

    正當他琢磨著這些事情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抬頭一看,是他派去查看的手下。

    “克里夫呢?”

    “市,市長……警長他,他……”

    “恩?”

    “他和他的手下全軍覆沒了,都死了,在峽谷里面他們被人伏擊了,警長也失蹤了。”

    “什么!!”

    大驚失色的克里夫站了起來,緊接著,是辦公室內吞云吐霧的凱文一同震驚地扔掉了手中的雪茄。

    “誰干的?”

    “四……咕咚……四十大盜!”

    ……

    山洞里燃起了篝火。

    江文坐在篝火邊沉思著,白天再送走了他的印第安妻子后,他和那個羅伊一起押著克里夫警長回到了這里。

    這幾天來他們除了出去峽谷做準備工作之外,就待在這里一直等待著今天的行動時機,很順利,但也讓他充滿了意外。

    思考了一天下來,他已經接受了羅伊的那個說法,也認識到自己真的不是在清朝了,而是異地他鄉的美國。

    并且,白天回來后他和羅伊一起審問了那個克里夫警長,果然,這些洋人沒有一個好人。

    公主被劫的事情還真就與這個該千刀萬剮的警長有關!

    另外,從警長的口中,他還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當初在御前侍衛中很有名望,武力與他齊名的羅方,居然是這次綁票事件的幕后真兇。

    “大臣們都錯了,皇上和老佛爺也錯了,原來不是洋人在使壞,而是羅方他,他,他怎么敢對朝廷報復!”

    “嗤,他有什么不敢的,這里山高皇帝遠,你們的朝廷可管不到他。”

    夏洛挑了挑篝火,對江文的那套皇帝最大的說辭不屑一顧。

    龍哥他當然是喜歡的,可這位龍哥扮演的江文,才走出那個封建朝廷的上海小子,確實是有點婦人之心了。

    要不是救公主的事情壓在他的心上,他倆絕對走不到一路,就算是最后成功救出了公主,他倆也會分道揚鑣,倒是那個羅方,夏洛對其有了點想法。

    “就算管不到他,他也不能……”

    “不能如何,他都已經做了,現在我們應該想的是怎么把你的公主救出來,而不是想別的。”

    “對,我們應該救出公主,羅方為了報復當初朝廷對他的定罪,他一定會折磨公主的,我們現在就去。”

    “哈哈,就等你這句話了!”

    大笑著,夏洛站了起來。

    隨后,他牽出被綁在一邊神色萎靡的克里夫,對著江文道:“讓我們的克里夫警長給我們帶路,趁著天黑,我們直搗黃龍!”

    “好!”

    江文眸光發亮,也不禁對突然豪氣起來的羅伊刮目相看。

    說起來,他現在對這個羅伊真的是感到欽佩,從得知他們倆個被通緝之后,再到制定計劃和察覺到綁票事情的漏洞,最后又從警長的口中挖出了幕后黑手。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讓他大開眼界,就是對他的手段有些反感,人命關天,可在他的手中,人命又好像無足輕重似得。

    就算警長克里夫該死,可他的那些警察手下卻不一定都該死啊,算了算了,反正都是洋人,死了就死了吧。

    不在分心去想白天死掉的那些洋人,江文開始整理裝備,這幾天他從羅伊那里學會了開qiang,只是qiang法就有些拿不出手了,他最擅長的還是功夫和近身戰斗,還有傳統武術中的刀qiang劍戟。

    在皇宮內,洋qiang是禁止進入紫禁城的,身為大內侍衛,一身功夫才是他的立足之本。

    因此,當他看著羅伊長qiang短qiang地做著準備的時候,他卻只是活動了下身體就無所事事地躍上馬等待起來。

    又等了一會,見羅伊還在往馬背上挪qiang,江文有些等不急了便問道:“你拿那么多qiang干嘛,我們只有兩個人。”

    夏洛瞟了他一眼,“說你莽夫你還不信,羅方的礦場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他還有手下的好不好。”

    “那我們也不上這些qiang啊?”

    “沒聽我們的克里夫警長說嗎,在羅方的礦場干活的都是中國人,到時候你潛入進去給他們分qiang,等到sao an一起,引開他手下的注意力后我們就直接沖進去擒住羅方,救出公主萬事大吉。”

    “啊!”

    江文在馬上目瞪口呆,這個羅伊的心眼,真多!
其他書友在看:我只比他強一點我家浴缸有只鯤江湖陌路凡人客海上玩家誰說女配非常配嗜血公主的冷血復仇超級時刻總裁的私寵:單身媽咪愛愛愛天庭紅包群天靈石迷蹤
国际麻将牌型